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
成大醫院失智共同照護中心

捐款專區

  • 指定用途捐款
    成大醫院失智症中心QR-code
    成大醫院失智症中心
    ◆登錄人數:4,167人
    ◆男性人數:1,720人
    ◆女性人數:2,447人
    ==[2020.09.30]==
:::* 瀏覽位置:首頁 > 100年徵文活動
  • 字級選擇
  • 大
  • 中
  • 小

100年徵文活動


題目:失智經歷作者:蔡美莉2011/9/20

  • 發佈日期:2012-02-26
  • 照片說明文字現代醫療愈進步,國人平均壽命的延長,社會的變遷,老人化增加及少子化趨勢,老人失智症是值得重視的醫療及社會問題。如何讓照顧者對失智症者的認知與了解,使雙方互動更圓滿,進而降低老人失智者的一些問題行為,更是當務之急。

    以前常聽老一輩說老人失智是「老番顛」的現象,誤以為失智者與一般正常老化現象是差不多,使得患者易被忽視及時救醫黃金時期,也未能得到積極妥善照顧。曾聽大嫂提起媽媽記憶變差,有重複煮飯的毛病,請二哥買藥給她吃,但他認為這是正常老化現象,也不以為意。日復一日,偶而也會打電話和我聊天,回診時也照往常自己去成大,我並未察覺有異樣,直到有一天叫我帶她去看病,在我家半天的接觸後,感覺有別於正常人,一句話不斷重複,這不是正常老化,就帶她去看神經科。當醫生告知得了阿茲海默氏症後,因鄉下日間無人照料,擔心發生意外,而我剛好沒公婆,她才願意到我家住,有更深層的接觸。

    阿茲海默氏症主要是認知功能發生障礙,並無意識的障礙,它主要是記憶力缺損,其結果會影響患者的生活適應力,對照顧者也構成直接衝擊,我認為就像一部電腦發生當機時,內部的記憶體,資料有時可找回,有時喪失。失智並不等於癡呆,它有主觀意識,只是認知上異於常人。像我母親有時冬天穿夏天衣服,跟她反應,她會去辯解把它合理化,總是說不過她,在認知上認為她才是對的,若與她爭辯,只會徒傷彼此感情,只好事後委婉相勸。至目前為止失智症並沒有積極有效的治療方法,僅能以藥物控制來暫緩病情,但伴隨著病程會日漸惡化,患者的問題行為也會日益嚴重,使得照顧者家庭生活、經濟和在照顧上造成極大的精神壓力與負擔,我覺得照顧失智者比一般病患還難照顧,從外觀上和正常人沒兩樣,需由交談互動中發覺有異樣,且因雙方認知上有差異,在互動過程中會造成不必要的誤解與紛擾,若欠缺容忍與包容心是很難相處的,它不是身體生病而是心理生病,有時連自身行為都不自知,像活在自我。失智症者不只是個人生病事件,也是一個社會事件,若患者無法找回自家,鬧失蹤了,也需透過社會幫助來協尋,當然是社會的責任,值得大家去重視!

    我媽初來我家,常說媳婦怎樣?我再怎樣規勸都沒用,雖然人是在我家,還是無法消除對媳婦的怨氣,每天碎碎唸,每次就診時也常跟醫生提起,醫生說她有憂鬱症傾向,吃藥經過好長時日才慢慢淡忘。說實在我未曾照顧過人,包括自己小孩,對於照顧者工作也缺乏興趣,只是自己媽媽這樣,於心不忍,更捨不得,即使不願也要開始學習,盡本分,初次接觸,因缺乏疾病的認知及照護的知識,又對照護資源無充份了解與管道,只能摸索學習。她初期症狀常提及年輕往事,不斷重複分享來回顧過往,經過一年多後,可能病情有加重,有時半夜醒來說天亮了,失去原有判斷力,有時穿不合時宜的衣物,令人啼笑皆非,這些行為都是偶發事件,其個性行為也改變了,以前溫和脾氣好,現變得固執又難溝通,跟她講東她答西,無法進行有意義的交談,行為異常,有時內衣褲穿好幾件,把乾淨衣物拿去洗卻穿髒衣物,遇到傍晚時就急著關門窗,馬桶蓋也常蓋著,水龍頭有常忘了關,心情時好時壞,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常把手錶藏起來就說我拿走,不管做何辯解都被誤解,連我是她最信任的女兒都不相信,真的很難過,這種異常行為帶給我身心極大壓力,形成照顧上的困擾以及家庭生活品質的低落,她諸多問題,我做子女都可忍受,可是對於沒有血緣的丈夫來說,我又能要求如何,雖然當下他聽到會生氣,但事後又覺得她很可憐。照顧老人本是一項艱辛任務,尤其是照顧失智者更難搞,何時有脫序行為無法預知,有時也會感到無耐和憤怒,在照顧過程感到徬徨與無助,對照顧患者的無力感與挫折,但總得學習忍耐盡力克服,我是從摸索學習中走過,各種艱辛不為外人道,對於照顧病患需靠長期經驗慢慢累積,才能得心應手,夫妻倆相互扶持鼓勵,現也比較能適應了。

    聽過白醫師兩次的演講後,從那裡獲得一些知識和資訊,也分享到家屬的親身經歷,讓我獲益良多,很感謝在外子罹患大腸癌後能派上用場,讓我有喘息機會,減輕壓力,因媽媽病情時好時壞,且住久了,就一直吵著回鄉下,在正常時又怕鄰居閒言閒語,為了不影響外子心情,才徵求母親同意後,白天送到 YMCA 日間照護中心,雖有些不捨,但勉強接受,可是又擔心被誤解遺棄她,剛去時一個禮拜 3 天,慢慢適應後才 5 天,在那兒她心情很開心,也喜歡去,可是美中不足感覺病情有惡化現象,是否是環境的變化因素,現連上樓梯也不自知?幻覺更嚴重,每天常講些不同的故事,有時會去垃圾桶撿紙起來擦。在家時我都給她聽音樂,摺紙或拼圖動動腦,在 YMCA 同伴相互聊天,且有好幾位看似重度者,有焦慮症,都不想講話,做勞作也不會勉強做,感覺幫助不大,因該中心才成立不到一年,經驗些許不足還有改進空間?而我媽才去半年,環境改變也在適應中,也許病情剛好要走下坡也說不定,這種病是時好時壞,偶而也會把我當成妹妹,但大部分都還記得我是她女兒,總之有此地方可讓家屬能夠喘息,且市府又可補助,實質上對家屬多少有些幫助,有此美意是值得肯定,但有此資源需做宣導讓人知道。當今社會變遷,老人比年輕人還多,政府不得不重視,因在現實生活中仍不乏見到老人終老無依,我認為應從教育著手,教導孩子盡本分負責任的態度,畢竟親情是無法割捨,導正現有的價值觀及道德觀,這是我個人看法。
  • 推上Facebook 推上twitter 推上噗浪
*回上一頁 *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