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
成大醫院失智共同照護中心

捐款專區

  • 指定用途捐款
    成大醫院失智症中心QR-code
    成大醫院失智症中心
    ◆登錄人數:4,737人
    ◆男性人數:1,957人
    ◆女性人數:2,780人
    ==[2022.05.31]==
:::* 瀏覽位置:首頁 > 白醫師專欄
  • 字級選擇
  • 大
  • 中
  • 小

白醫師專欄


妳結婚了嗎?-成大醫院失智症中心(白明奇主任)

  • 發佈日期:2016-11-21
  • 照片說明文字人類對於視覺刺激,尤其是人臉與地標的辨認,除了要能清楚看到,還得要能產生熟悉感,並與個人的時空經驗與記憶對比無誤,才算正確辨識人或地方。

    誰在我家?
    失智者經常認不出自己的家人或朋友,甚至在照鏡子的時候,也會和鏡中人對罵,因此,專家建議把家中所有的鏡子都加上布簾。

    有一個退休的銀行襄理打電話給他的妻子說,我們家住了一個年輕人,妳要注意喔!過了一下,又打電話說,那個年輕人現在到二樓了,還不斷地打電話。說也奇怪,既然是陌生人,他沒有要趕年輕人出去的意思,也不會太生氣。襄理口中的年輕人原來是他的小兒子。

    妳結婚了嗎?
    林朝京曾經是台南知名國中的校長,為人正派,很有禮貌,最近被診斷可能得了阿茲海默症。 林朝京常常表現皺眉深思,好像大腦和現實環境脫節。有一次他對著妻子說,妳結婚了沒?我們怎麼會住在一起?還有一次,林朝京看了妻子很久,好幾次將伸出去的手又收回來,他對眼前的婦人說,我不能摸妳,不然妳有可能轉頭就走,那就沒有人照顧我了!我不知道我太太跑到哪裡去了。這與一般臨床神經學家所說的人臉辨識不能(prosopagnosia)、或者親人被他人置換、取代的身分誤認妄想(Capgras delusions) 不太一樣,朝京固然不能認出配偶,但是卻又能與之和平相處,甚至產生某種感情、想要碰觸。顯然,朝京已經不再將此人視為太太。那麼,溫文儒雅的前校長,內心究竟在想些甚麼?

    這讓筆者又想到另外一位病人慶和。做了大半輩子生意的慶和出門總是騎著威士霸(Vespa),後座載著太太。這一陣子,慶和認為這位在後座、緊抱著他的女人不是他太太,慶和私底下說,心裡頭有一種特殊的快感。不知道坐在後座的太太聽了,作何感想。

    然而,並非所有的情況都是這樣羅曼蒂克。曾經擔任大型教學醫院護理長的淑津腦中風後變了個人,有一次拿著掃把要把一個男人趕出去,說:「奇怪了,家裡為什麼多了一個陌生、討厭的老男人。」不消說,此人正是淑津的先生。我要回家!

    婉儀叫了一部車,給司機一個地址,就叫司機快點啟程。過了鹽水溪,車子就沿著北岸、奔騰在平坦的公路上,這裡是安南區,併入台南市之前叫安順鄉。

    這裡的風很大,鹽味很重,到處都是魚塭,受到海風吹襲的屋舍多半破舊不堪,越接近海,越是如此。車子停在紙上寫的地址,但是婉儀看來看去怎麼一點都不像印象中的家?雖然說不是這裡,司機硬是把婉儀趕下車。

    失智者常有一股衝動要回家,到底這個「家」在哪裡?夢裡常常出現舊家,又代表甚麼意思。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曾說:「我以為藝術家不是一代就能夠產生的,有時甚至要經過三代的孕育,才能開花結果。」

    失智者的臨床表現與其早年生活經驗、個性以及重大的人生事件很有關係。若想成為具有人文素養的失智照護者,恐怕也是要一輩子、或者更久的修煉。
  • 推上Facebook 推上twitter 推上噗浪
*回上一頁 *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