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
成大醫院失智共同照護中心

捐款專區

  • 指定用途捐款
    成大醫院失智症中心QR-code
    成大醫院失智症中心
    ◆登錄人數:4,737人
    ◆男性人數:1,957人
    ◆女性人數:2,780人
    ==[2022.05.31]==
:::* 瀏覽位置:首頁 > 白醫師專欄
  • 字級選擇
  • 大
  • 中
  • 小

白醫師專欄


最後一個家-白明奇

  • 發佈日期:2012-04-02
  • 照片說明文字最後一個家
    白明奇
    成大醫院神經部與失智症中心
    今年初,奉本院林炳文院長的指示,率領本院失智症中心成員,並偕同台南市府衛生局官員與熱蘭遮失智症協會成員,參訪日本熊本大學(Kumamoto University),受到該校精神神經分野池田學教授及同仁們的熱情接待,此次參訪重點放在熊本模式(Kumamoto Model),這是由大學病院失智症中心與熊本縣長壽社會局成功發展的失智症照護模式,池田教授並安排參觀縣內若干與失智症病人照護相關的設施,第三天的中午,來到位於熊本縣鄉間的甲佐町(Kosa-machi) 家屋 (group home)。
    這天的午餐由一位可親、充滿活力的伯母準備,利用鄉間當地的食材,做了一份相當可口健康的餐點。簡報後,我們參觀位於隔壁的、由民宅改建的家屋,這種設施主要就是要照顧無法獨立生活的老人,最主要的就是失智症者。入口處就擺著早年民間的日常用品,這一看就知道是懷舊治療的精神,脫鞋進屋,幾個老婦人圍著Kodatsu談天閒聊,很溫馨的畫面,參訪團成員也忍不住加入她們!想當年在東北大學研修時就經常看到,還有留學生硬是買了一套回台灣。
    這棟改造的民宅旁邊還有一些建築,應該是政府補助興建的,我信步繞著屋的外圍走了一圈,從屋外看進去一個房間一張床,一個靠椅,一個櫃子,啊!最後一個家。
    我想著,每個人都有最後一個家,有的人一輩子就守著一塊田地終老;有的人流離失所,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家;有的人周遊列國,經常睡在旅館與機艙內;大部份的人如你我,雖然搬過幾次家,雖然求學進修在外租屋,但是小時候、或者組成家庭之後,總有幾個住得比較久的家,這些家產生了時空的記憶,但是,最後一個家是什麼?最後一個家又在那裡?
    第四天,我與團員們分手,獨自來到小倉,造訪崇拜已久的推理小說家松本清張的故鄉,計程車司機也很好奇的問我,很喜歡清張是不是?微雨中,我躲進了紀念館,在櫃台簽完名,表明來自台南,但卻得不到允許於室內拍照,入口處展陳所有清張小說第一版的封面,十分壯觀,令人感動;好幾分鐘,位於小倉城旁邊的整個松本清張紀念館就我一個訪客,我還特別看了幾分鐘有關黑霧的紀錄片,館中有一區很特別,乃依照清張位於東京西郊的住家、以等比例重造,並將所有傢具、書齋、書庫復原擺設,這是松本清張的最後一個家。
    在小倉短暫停留幾個小時後,我再搭新幹線回到博多站,改搭地鐵到福岡空港轉飛東京,與順天堂大學新井平一教授共同主持台日失智症記者會,很難得地上了日本的媒體。
    返回台南不到一週,日本東北外海就發生了大地震及海嘯,據說,許多位於海邊的失智者家屋,就這樣消失了。
  • 推上Facebook 推上twitter 推上噗浪
  • 相關附件:
  • *最後一個家-白明奇.pdf
*回上一頁 *到最上面